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開局獲得倆系統的我壓力山大 最初的道-第99章 摘了龍套徽章進考場展示

開局獲得倆系統的我壓力山大
小說推薦開局獲得倆系統的我壓力山大开局获得俩系统的我压力山大
做完了这件事以后,冯阳才让郭潇和石梦兰去睡觉,然后自己也休息了。
冯爹对于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又弄了这么多符咒很是诧异,不过在这场合他啥也没说,只是打算回头等高考完了再问一下。
而郭父对此根本没什么反应,他觉得这事挺正常。因为冯阳一家都不是什么正常家庭,所以他们做出点不正常的事来这才显得正常。
石母对这件事也比较奇怪,不过她和冯爹一样,没有说话,同样打算等高考结束再问。
一夜无话。第二天,所有人都起的挺早。
而郭潇家的厨师也早早地就起来准备好了早餐。大家一起吃完了早餐以后,在郭父的盛情邀请之下,都坐上了他家的那辆七座的商务车;由这辆车把冯阳三人送到了考点那里。
郭潇和石梦兰都很顺利地进入了考场,而冯阳那里却出了点小问题。
冯阳在获得了“君子如玉”的个人属性词条之后,不久就又获得了“龙套徽章”。
一般只要冯阳外出,那衣服上肯定会别上龙套徽章。在上学的时候,这个徽章一般都是别在校服的上衣上。
但是在进考场的时候,冯阳却是因为这个徽章是金属的,被拦下了。无奈的冯阳只好暂时把徽章摘了下来,交给工作人员保管。
只是在冯阳摘下龙套徽章的那一瞬间,他仿佛立马就从石头变成了玻璃种的翡翠美玉。
冯阳所在的这个考场,考生有男有女;而监考的老师也是一男一女。
瞬间,包括监考老师在内,几乎所有能看得到冯阳的女人,眼睛全都变成了心形;而男生们,也都觉得冯阳气质出众、卓尔不群,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效仿一下。
好在男女两名监考老师虽然受到了冯阳“君子如玉”的影响,但还维持了最基本的理智。
男老师赶紧敲了敲讲台,让在座的考生检查一下自己携带的准考证、考具之类的是否齐全。
通过这一番提醒讲话,才让这些考生恢复了部分正常。
只是所有的女生,仍然忍不住不时看向冯阳这边。
今天上午考试的第一科是语文;卷子发下来以后,冯阳把姓名、考号等这些该填的填好以后,就迅速进入了做题状态。
冯阳的高中语文早就已经达到了“精通”的水平,前面的一些题根本就难不住他;一口气把前面所有的题都做完了,然后又开始写作文。
这一次考试的作文,是给出了一小段话,并且说这段话具有启示意义;要求考生写一篇文章,体现自己的感悟与思考。
这一类的题目,语文课上冯阳就受过不少相应的写作训练;套路都有固定的了。
再加上昨天晚上的时候,冯阳也给自己用了两张神笔符。
稍一思索,思路就有了;然后冯阳就下笔开始写。
由于有了神笔符的加持,冯阳下笔如有神;整篇文章一挥而就,写得是花团锦簇、洋洋洒洒。
待到冯阳把卷子上所有的内容都写完了,又检查了两遍;在确认自己的考卷没有问题之后,这才开始注意考场内的一些情况。
看到一些考场内仍然有一些女生不时就看向自己,冯阳心中也是对她们颇有些歉意。
虽然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不能佩戴龙套徽章的,但终归是因为自己影响了她们;恐怕这一次和自己在同一个考场的考生,都很难考出好成绩吧。
……undefined
冯阳很轻松的做完了语文试卷的同时,石梦兰和郭潇也只是花了比他多一些的时间做完了试卷。
石梦兰本来的语文成绩就不算差,再加上之前一直有文曲星君印摆件在加持;昨晚冯阳在她身上也用了不少符咒,她也是一气呵成做完了试卷的。
而郭潇也不比石梦兰差,甚至比石梦兰还强一些。因为冯阳送她的文昌塔挂件还在她的脖子上戴着呢,现在仍在以最强的效果起作用。
文昌塔挂件是玉质的,所以被允许佩戴进考场。
之前的时间她学习的也很刻苦,再加上冯阳昨晚在她的身上用了更多的符咒;所以郭潇的考试状态甚至强过石梦兰。
郭潇其实也有点奇怪;这一次高考的语文试卷这么容易吗?这可比她平时练习做的试卷简单多了。
花未觉 小说
对于这么“简单”的试卷,郭潇只能归为自己的运气比较好了。
其实也确实是比较好,昨晚光幸运符冯阳就在她身上连用了五张。这些符的效果,都是可以叠加的。
……
末世膠囊系統 小說
冯阳三人在考场上考试,他们三个人的家长其实也没离开考场很远。
车就停在这附近,冯爹、郭父和石母三人,在附近找了一个树荫坐下,开始闲聊。
逐仙鉴 小说
冯爹的工作是主播,相对比较自由;他早早地就和自己的粉丝还有平台打过了招呼,说自己的宝贝儿子要参加高考了;为了陪儿子,自己的直播要停播三天。
对此,不管是平台还是粉丝们,都非常理解。
高考在龙国,那几乎是天大的事。每个考场附近都有武警在执勤巡逻,甚至相应的路段都被封了,禁止公共交通之外的车出入。
郭父是大老板,公司就是他说了算;他这三天也把事情全交给了手下,暂不视事了。专心陪伴女儿。
而作为一局之长的石母,她也难得的请了假,安排好了局里的一切工作;也来陪着女儿了。
还有一个人,赵三墩;他没在这里,呆在附近的商务车上呢。他这三天就充当大家伙的司机了。
三名家长待在一起,气氛仍然略显尴尬,却不如昨天晚上那么尴尬了。
郭父和石母都知道对方女儿的存在,也都知道自家女儿和对方的女儿是竞争对手;可是他们对此也都是无奈,这事主动权不在自家女儿手上啊!
冯爹倒是对自家儿子有如此的魅力啧啧称奇,不过心中却也都是无奈,“儿咂!龙国可是一夫一妻制国家啊!难不成你还打算以后移民阿拉伯国家不成?”
看不出表情的白银同学
而同时,郭父和石母对冯爹也都挺感兴趣。
我的异能男友
郭父是努力想从冯爹身上发现点“破绽”,从而掌握他是“顶级杀手”的证据。
然而郭父却是越悄悄观察越心惊,冯爹的一切都表现的很普通;难道这是已经进入了“返璞归真”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