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txt-第一百一十七章 引誘推薦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10月初,
距离中忍考试结束已经过去了几天时间,但前来观看中忍考试的各国人员,在比赛结束后,依然有不少人选择继续逗留在鬼之国境内,短期内不会离开。
这几日白石主要将精力集中在处理中忍考试的后续事宜上,开始考虑新晋中忍的任命。
中忍作为忍者之中的中坚力量,到了这个层次,已经算是不大不小的小队长级别,对于中忍的任命自然要从综合层面考虑,所以在任命中忍这种事上,白石也不敢马虎大意。
更何况,在上忍战力严重缺乏的特殊时期,中忍便是整个队伍的核心,除了自身的实力,更要考虑到其统率能力。
不过,考虑到各国对于中忍的审核难度不一,虽然担任着主办方之一的名义,但也不方便介入他国忍村的管理之中,因此白石也只筛选出鬼之国的下忍,进行能力评测。
至于其余村子的下忍,自然是交给相应的村子,让他们的高层进行审核评级,
而且,决赛的表现虽然重要,但第一场与第二场考试,同样也在评级之中。
这样忙里忙外,一直到今天才少有缓歇的功夫。
“坐吧。”
在处理完当日的相关失误之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在一间招待室中,白石亲自接待了照美冥。
坐下来之后,照美冥似乎还是带着某种不甘心的顾虑问道:“白石阁下,除了那天提出的三种方案,
君麻吕的病情真的无法控制了吗?”
不只是矢仓器重君麻吕作为忍者的才能,她这位即将上任第五代水影之位的代理水影,也同样器重君麻吕这名还很年轻的雾隐村俊杰。
对于能力出色的忍者,照美冥自然是希望越多越好,尤其是像君麻吕这样的少年天才,不愿意看到其英年早逝。如果事情真的演变成那样,是雾隐村莫大的遗憾。
白石知道这几日照美冥因为君麻吕的事情,和自己一样很少有喘息的机会,不过考虑到双方的关系,
还是坚持实话实说的态度:“以我的医疗水平,如果再进一步的话,说不定有治愈的把握。但是我想你应该清楚,君麻吕的病因在于那一身血继限界,而且已经病入骨髓,想要拔除,只能看他自己的意愿。”
其实白石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病状。
他知道一些过于强大的血继限界,多少会对人体造成一定的负担,但是像尸骨脉对身体造成负担到这种级别的,还是第一次碰到。
严格来说,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疾病,只要不使用尸骨脉便不会有危险,但是一旦使用了尸骨脉,那就会加速身体的败亡。
可惜,关于尸骨脉的病例太少,否则的话,应该会对治疗君麻吕有着巨大的帮助。
以他目前的医疗水平,只能提供这三个不是方案的方案。
要么放弃做忍者,要么放弃尸骨脉这种血继限界。
血继限界和生命,君麻吕只能选择其中一样。
至于第三条路,便是服用药物压制病情恶化,虽然可以让君麻吕继续使用尸骨脉的能力,但是这么做的话,最多只能让君麻吕活到三十岁。
而且活到三十岁还是白石乐观之下给出的时间,若是君麻吕变本加厉滥用自己的血继限界,很可能二十五岁之前,身体就会直接衰亡。
以医疗忍者的立场而言,白石希望君麻吕选择第二种方案,放弃尸骨脉。
即使不使用尸骨脉的能力,辉夜一族的身体底子,也摆在那里,完全可以成为一名体术专精的上忍,
虽然道路会坎坷许多。
但以忍者的立场,这种方案君麻吕是无法接受的,否则他也不会在那天,强烈坚持选择第三种医疗方案。
“我知道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先谢谢白石阁下这么费心了。”
照美冥也明白医疗忍术并不是万能,在来之前,她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只是再三确定之后,还是不免感到失落。
“无妨,毕竟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相关的药物,我会派人着手制作,到时让他定期服用即可。”
“那就麻烦了。君麻吕我会把他暂时留在鬼之国,之后我要带着使团离开鬼之国,返回雾隐。离开村子这么长时间,是时候告辞了。”
白石没有惊讶,算算时间,各国的使团,的确差不多要到离开鬼之国的时候了。
在昨天的下午,罗砂已经带着砂隐村的使团提前离开了鬼之国,还有此次参与决赛的砂隐村下忍。
作为风影的罗砂,事务繁忙,能挤出几天时间来到鬼之国,已经是极限,离开的这几天,估计对方的办公室里面,已经积攒了大量未能处理掉的文件。
而照美冥的情况略有不同,她虽然是下一任的第五代水影,但如今也只是挂职代理水影的职务,与矢仓处于职位的交接状态中。只要没有转正,那么雾隐村的重大事情上,还是需要矢仓这位四代水影进行决断。
不过这种职位的交接状态,估计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了。
雾隐村已经开始暗中渗透水之国的乡镇单位,开始阻断水之国上下阶层的联系,矢仓这位四代水影,
也将从明线转为暗线,为了方便之后的行动,第五代水影的任命,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按照白石的猜测,最多半年时间,照美冥就可以坐上水影的宝座,和平过度。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做挽留了。另外,关于水之国大名府那边,暂时以稳住他们为主,不要操之过急。“
想到了什么,白石郑重提醒一句。
在第三场中忍考试的决赛开始之前,矢仓就有密信传达,火之国与风之国两国大名,已经开始暗中联合其余大国的大名,建立弱化乃至于歼灭鬼之国的联盟。
如果不是矢仓从水之国大名那里得知这个消息,他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可见火之国与风之国两国在暗中行动的隐秘性。
“放心,这份计划鬼之国与雾隐已经布置了十多年,矢仓大人对于等待时机这种事,一向很有耐心。
照美冥微微一笑,丝毫没有为此担忧,显得信心十足。
因为无论是白石还是矢仓,都是属于耐心十足的忍者。
前者为了正式走到台前,并且强壮鬼之国走到第六大国的位置,靠的不仅仅是优秀的治理能力,同样还有这份异于常人的隐忍能力。
同理,为了铲除雾隐村的血雾政权,矢仓也同样选择忍耐,任由血雾派的忍者在雾隐村作威作福多年,一直都选择冷眼旁观,没有行动。在发动政变之前,估计也没人想到明面上作为血雾派支持者的矢仓,结果会是反对派的最高领导者,这份隐忍能力也同样不可小靓。
对他们而言,要么不出手,要出手便是雷霞一击,截断敌人的所有退路,不会给敌人留下任何东山再起的机会。
“那我就放心了,这封信请帮我转交给矢仓,想要和他叙旧的话,看来只能等下次了。”
白石将一封早已写好的信递到照美冥面前,让她代为转交。
照美冥点了点头,将这封信收好。
“对了,鬼蛟那边,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启动?晓目前已经获得了二尾、四尾与五尾三头尾兽,第四头尾兽,他们说不定就会对雾隐村下手。”
虽然对砂隐村的一尾以及木叶的九尾出手概率更大,但是也不能够排除晓组织剑走偏锋,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直接对雾隐的两头尾兽出手。
如果演变成那种情况,那么,矢仓就会成为晓的眼中之钉,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
“鬼鲛吗?说起来很久没和他那边进行联系了,因为联系越多,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不过眼下晓组织已经正式走入其余村子的视野之中,的确到了启动鬼鲛这颗暗子的时候了。
即使晓组织再怎么隐藏,但是捕捉尾兽引起的动静,还是无法彻底瞒过这些大国忍村的耳目,尤其是岩隐在失去两名人柱力的情况下,估计会死咬晓组织的尾巴不放,夺回四尾和五尾。
同样,被夺走二尾的云隐,也会加入到搜索行列之中。
但考虑到各国忍村之间的不信任关系,照美冥觉得以目前的局势,这些忍村很难联合到一起。
数十年彼此争斗产生的间隙,可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也只有持续三十多年没有外战,偏居一隅的雾隐村,能够勉强和各国忍村缓和一下关系罢了,
“我这边会控制好七尾的安全,三尾和六尾那边就拜托你们了,虽然以尾兽为诱饵,让晓组织和其余大国走向对立面,是计划的一部分,但是也不能放弃我们这边的尾兽。“
白石认真道。
对白石来说,其余忍村的尾兽是否被晓组织一一抓走,他并不在乎,他只需要保证三尾、六尾和七尾的安全性就足够了,
只要牢牢将这三头尾兽把握在手里,就可以掌握住主动权。
“我会让水影大人小心一点的。
照美冥神色凛然。
“嗯,那负责通知鬼餃这件事,不如交给我这边来安排吧。
白石神秘一笑。
“哦?”
照美冥不解的看向白石。
白石也没有卖关子,开口回答:“我那笨蛋儿子发现宇智波鼬和鬼鲛在鸟之国境内逗留,大概是想要在那里伏击返回火之国的木叶队伍吧。我会通知卡卡西在混乱中,与鬼鲛接洽,这样不容易暴露。”
“既然这样,那就拜托了。”
照美冥没有矫情,应允点头。
鸟之国。
在决赛结束后,以卡卡西为首的木叶上忍,带着参加比赛的下忍,在鬼之国都城逗留了几天后,便正式请辞,返回火之国。
虽然鬼之国的繁华让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木叶下忍有些流连忘返,但是碍于上忍们的命令,也只好收拾行李,跟着一同离开,返回村子复命。
于是,四名指导上忍,十二名下忍,一行总共十六人,乘坐鬼之国的火车,在抵达熊之国的终站下车,随后以步行的方式返回火之国。
“为什么火车不能通到我们火之国啊?如果通到火之国的话,就不用这么千辛万苦走路了。
在安营的空旷树林中,鸣人不止一次这么抱怨,显然他对于没有火车坐这种事有点耿耿于怀。
在习惯了那么便利的交通工具后,鸣人突然觉得用腿赶路这种事,实在是不太方便。
“我说你啊,最近是不是有点偷懒了?忍者可不是用来享受生活的职业,”
鸣人在说这种话的时候,卡卡西直接来到鸣人的身后,用手按住他的脑袋,用教训的口吻说道。
“明明是卡卡西老师你平时偷懒最多吧,而且每次任务之后,都要贪墨一大笔的委托费。”
鸣人小声嘀咕起来。
卡卡西无语。
没想到这么长时间,鸣人对这种事还是不能释怀。
不过会这么想也对,因为把自己辛苦得来的委托费,划出一半交给干活最少的指导上忍,这种事情卡卡西也经历过不少次。
过去的他也很讨厌这种不劳而获的航脏大人行为,但是在自己成为指导上忍之后果然,最终我也活成了自己心中最讨厌的那个人。卡卡西心中感慨不已。
“真看不出来那种看上去笨笨的家伙,最终会获得亚军呢。”
在另一边休息的空地上,看着与卡卡西拌嘴的鸣人,天天饶有兴趣说道。
“鸣人是很强的,看来接下来我也要加倍努力了!青春不允许懈怠!”
一边做着侧压腿锻炼的小李,此刻眼中燃烧着熊熊烈焰,像是燃烧自己此时过剩的体力一样。
“不愧是我的学生,竟然这么快就从失败打击中走出来,既然如此,作为老师我,也来和你一起释放青春的力量吧!”
看着即使身体还未康复的小李,依旧严格的要求自己,没有半分念,凯一时间感动的泪流满面
“凯老师~”
小李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凯,语气哽咽。
“李~”
不知道为何,看着凯和小李在夕阳下拥抱,并且痛哭流涕的画面,周围的众人感到一阵恶寒。
“真恶心,竟然抱在一起帮着扎营的井野,看着男人和男人互相痛哭拥抱的场面,感觉要呕吐一样。
“这样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帐篷搭好。”
鹿丸手里拿着木杆,一副苦恼不已的样子。
“不想搭帐篷的话,可以试着去打猎。“
阿斯玛叼着烟走过来。
“上忍们一点也不帮忙吗?“
鹿丸看着无所事事到处闲逛的阿斯玛,用美慕的语气说道。
“这个啊,这是为了锻炼你们的野外生存能力。虽然这一次的中忍考试已经过去了,但是要为下一次的中忍考试做好充足准备。“
阿斯玛理所当然说道。
骗人,只是想偷懒而已。看着无耻的上忍们到处闲逛,将所有脏活累活全部丢给下忍们,鹿丸美慕又嫉妒着。
果然官大一级压死人,忍者第一要务是服从命令,上忍们的这种做法,完全是在以权谋私。
在众人嬉闹和吐槽的时候,佐助和宁次两人默默干着活。
他们两人都是属于话不多的类型,只是在埋头苦干,对于周遭的一切都不想要理会。
“那个…宁次哥哥“
正当宁次搭建帐篷的时候,背后响起了一道软糯的声音。
宁次没有回头看,也知道是谁在跟自己搭话。
转身后,果然看到雏田站在自己面前。
他的表情十分平静,仿佛比赛时发生的事情,并未对他造成影响一样。
只是雏田从宁次的这种平静情绪中,感觉到了不安。
“有什么事吗,雏田大人?“
宁次的口吻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既有着尊敬,也有着疏远。
“回去之后…我会替宁次哥哥你求情的只要我”
雏田低着头,不太敢和宁次对视,
“与其担心我,不如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未来吧,雏田大人。如果你不想要落得我这样下场,成为宗家的家主,是你唯一的生路。”
宁次态度冷硬打断了雏田接下来要说的话,语气里也有着恨铁不成钢的失望。
在他看来,雏田替自己求情这种行为,无疑是惹火上身的愚蠢行为。
在输掉比塞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
既然他输掉了日向一族宗家的脸面,那宗家对他做出处罚,也是理所应当的。
而雏田替自己求情,事情的性质就会完全不一样。
“被刻上这种印记之后,一切都会被他人掌控。认知到这种事实后,再以合适的态度来说这种话吧。“
看着在自己面前不知所措的雏田,宁次脸上没有半点动摇。
“明明雏田是在关心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还算是她的哥哥吗?”
超級鑑寶師
在不远处的鸣人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有点忍不下去,向宁次质问起来。
在他看来,雏田和宁次之间的兄妹关系实在是太别扭了,世界上哪有这么关系僵硬的兄妹关系?
虽然鸣人没有兄弟姐妹,但是他也能感觉到雏田与宁次的亲情,有一点扭曲。
“什么都不明白的你,没有资格来管日向家的家事。“
宁次冷冷扫了鸣人一眼。
“你不把话说清楚一点,我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鸣人抓狂起来。
这種冷漠酷的姿熊,簡直比佐助还要可恶,总喜欢在关键时候卖关子,说一些他根本不明白的话。
“没事的,鸣人君…宁次哥哥是在关心我…
雏田拉扯了一下鸣人的衣服,不仅没有怪罪宁次,反而替他辩解。
鸣人疑惑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在他看来,宁次这种态度冷硬的行为,完全不像是在关心自己的妹妹。
宁次不理会雏田和鸣人,转身继续投入到搭建帐篷的工作中。
“你的眼睛里,和我过去一样,藏着不甘和憎恨,最好还是发泄出来比较好.“
旁边,一句轻飘飘的话传来。
宁次身体一怔,转過头看向旁边埋头和自己一样正在搭帐篷的佐助,一时间动作停顿下来,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不用你管。”
宁次拿着工具走到另一处开始忙碌。
佐助望着他离开的背影,那种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气氛,和自己过去如出一辙。
“鸣人, ;你现在有空吗?”
正在安慰佳田的鸣人,突然听到旁边传来声音。
“哦,是小樱啊,有什么事吗?“
鸣人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小樱,疑惑问道。
“是这样的,我在树林附近发现一些药草,不过那些药草数量太多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小樱笑着说道。
“这样啊,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好了。”
就在鸣人答应下来的时候,雏田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不介意的话,我也可以帮忙的。“
“好啊,谢谢你了,雏田。“
小樱欣然同意下来,
“没、没关系,只要和鸣人君的话”
说到这里,雏田没有说下去,头更低了。
鸣人只是觉得不能和小樱独处有点可惜,但如果三个人的话,采摘药草的效率肯定会两人更快,可以赶在晚饭之前回来。
超能透視
红看着三人的背影若有所思,皱眉像是在确定什么。
“怎么了?”
阿斯玛走过来,手掌很自然搭上了红的肩膀。
红不动声色拿开阿斯玛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朝着阿斯玛瞪了一眼这个家伙也不老实。
“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吧…”